丧心病狂的姜桑

旧文搬运 hannigram 精神污染三十题

非常棒

corer:

精污果然还是适合hannigram。今年年初产物,有bug还请指出,我会努力改进的(土下座)
—————————————————————————
Hannibal 精神污染三十题


1.药物依赖
曾经装有阿司匹林的小瓶被随意地丢弃在教室中央的桌子上。而头痛依然没有缓解的迹象。虽然刚刚咽下的见效不可能这么快,但天知道他到底吃了多少瓶这种小小的药片了 !
“或许我应该再去一次Dr.Lecter那儿。”Will自然而然地想到。
“再一次”他说服自己,然后走出了黑暗的教室

2.光亮恐惧
那是Will第一次梦游。
他跟随着那头意味不明的鹿走在没有尽头的公路上。漫无目的。同样没有寒冷与痛苦。
直到一束光照进他的瞳孔,下意识的,他伸手遮住了双眼。
他害怕那束光,他痛恨那束光,那束光将他从阴影里扯出来,将他生理上、心理上的伤口展现在众人面前。那束光将他从那令人压抑的漆黑梦境中“拯救”出来,却把他拉入了一个更血腥更黑暗且充满痛苦的人间。
正如Hannibal所做的。

3.窒息
空气中弥漫着铁锈般的气味,视野里是一片鲜红。
不对,不是的。
嘴、鼻腔,乃至整个气管里都灌满了略为粘稠的红色液体,而大脑所接收到来自双眼的信息中只有一张模糊的面孔。
缺氧使它不能正常运作,但尚存的一丝理智令他疑惑。
“我所“看到的”、我所“感觉”到的,到底是在我眼中映照出的,还是移情术导致的?”
但是也有可能是最糟糕的结果。你猜究竟是谁躺倒在血泊之中?

4.肢体伤残
Hannibal不是普通的杀人狂,那种把别的什么人砍的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的行为简直令他嗤之以鼻。
只不过是划开一个伤口,取出一些内脏,一些肉。仅此而已。你绝对不会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但没人能替博士保证:)

5.语言暴力
Will没法忘记他曾经的“心理医生”,即便他已经摆脱了他,甚至摆脱了FBI很久了。但他始终没办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他的脑炎早就好了……虽然很俗套,但心理的创伤没有愈合。他只是想起Hannibal对他说过的话,很多无关紧要的话,但那些话早已经想鹿角一样穿透了他的身体。
那是语言暴力。
是温文尔雅的威胁。

6.眠咒
Will的睡眠质量每况愈下,噩梦与幻觉在他的脑海里交替往复。
Dr.Lecter对此也似乎没什么好的办法。最后还是Will支撑不住在Hannibal心理诊疗室的沙发上陷入了睡眠。Hannibal望着猫鼬皱起的眉似乎有些犹豫。但没有很久,他终于走上前俯身在熟睡的猫鼬额头上落下一吻。看起来有点傻。确实,但Hannibal只是想让Will有一个安稳的睡眠。当然,这完全没有科学依据,但博士也不能很好的解释他的动机。
两个小时后猫鼬醒了。弄清自己的处境后他的脸看起来都要烧起来了:“抱歉,实在是失礼,我居然在这儿睡着了。”Hannibal打断他的话,淡淡的说:“那么,休息的怎么样?梦到了什么?”猫鼬似乎是努力的回忆了一些,稍有些吃惊的回答:“我……好像什么也没有梦到……我不记得了。但两个小时足以度过两个睡眠周期……Dr.Lecter 是你给我吃了什么吗?还是什么暗示……”猫鼬因为得到了一个近几日来鲜有的可爱睡眠嘴角微微有些上扬。
Hannibal也笑了,“什么都没有,硬要说的话,我觉的那是一个眠咒。”
(我写的这是啥)

评论

热度(15)

  1. 丧心病狂的姜桑_CORER_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棒